文章來源:人民湖北

從2003年開始,國家不斷發布和重申“禁墅令”。但在政策的管控之下,各地“頂風作案”的違建別墅仍層出不窮。在距離江蘇省句容市區20多公里的侖山水庫旁,隱藏著一處總占地25平方公里,號稱“私享”5500畝水面和周邊山林的“超級別墅區”,占地之大、體量之巨令人觸目驚心。據稱,“拆除掉相當困難,查處工作仍在進行中”

18億畝耕地紅線之下,防洪法告示牌身旁——堂而皇之的違建別墅群,就這樣把污水管堂而皇之地伸進水庫的“懷里”。事實就是這么個事實:“即便省水利廳‘掛牌督辦’后,也沒能有效威懾和制止其繼續開發,地方行政機關對這片別墅區的違規建設并沒有任何實質性處理。”

守法的建筑各有不同,違法的建筑殊途同歸。

群眾的眼睛當然是雪亮的,“說是旅游度假區,其實建的全是豪華住宅。”江蘇省水利廳官方網站于5月4日發布的“江蘇侖山湖發展有限公司非法占用建設案”信息說明顯示,江蘇侖山湖發展有限公司自2006年6月起,未經水利行政主管部門批準,在句容市侖山水庫管理范圍內擅自開挖水庫灘地,面積約2000平方米,向庫區堆土,同時非法在水庫管理范圍內開發建設別墅。2017年11月21日,江蘇省水利廳專門發文對該案實施督辦。遺憾的是,督辦并未解決問題。

16年巋然不倒的違建別墅,如果將之比作一棵參天大樹,起碼是枝繁葉茂、根系發達。追根溯源下去,除了明晃晃的“地上”違建別墅,恐怕還能索引出“地下”關聯內幕。此前,中央辦公廳通報了專項整治秦嶺違建別墅問題的情況:11月,秦嶺北麓西安境內共清查出1194棟違建別墅,其中依法拆除1185棟,依法沒收9棟,改造后用于公共事業。牛氣沖天的“院子”,終究歸于一抔黃土;巋然不倒的別墅,會否長生不老呢?在地方規劃、國土、水利、環保等諸多職能部門的監管之下,《責令停止違法行為通知書》和《限期改正水事違法行為通知書》都有了——可是,執法不見動靜、違建野蠻生長,說來說去,無非一個老理:違建和遏制違建的力量是一對彈簧關系,你強它就弱、你弱它就強。真要想拆,再牛氣的違建也能摧枯拉朽;真不想拆,再多的“通知”也無濟于事。

眼下來看,可能每個長命百歲的違建別墅群都需要一場類似“秦嶺保衛戰”級別的專項整治:一方面,自上而下順藤摸瓜,把違建別墅的主人揪到鎂光燈之下,看看一路綠燈的違建生成之路究竟有多少部門多少人在“長袖善舞”;另一方面,依法追究職能部門不作為、遲作為的責任,誰開的綠燈、誰一路放行、誰在官商之間難以“親清”,別墅拆不動,真相也厘不清嗎?

典型案件的非典型處理,說到底,無非兩種有辱斯文的權力作為在作祟:一是在建時驕縱放任,二是拆違時毫不上心。16年巋然不倒的違建別墅,與其說是違建觸目驚心,不如說是權力在失范的荒野一路狂奔。


BSZ上海別墅展2019年7月17-19日上海新國際博覽中心舉辦!!!

今晚特碼开什么